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风物长宜 -------

@*************钟华智书法笔墨**************>

 
 
 

日志

 
 

【引用】用宁静的沉思慰藉孤单的心灵  

2011-08-05 07:24: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宁静的沉思慰藉孤单的心灵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有人说,书法是非常讲究视觉冲击力的。这话说的有道理,一幅好的书法作品,其线条“远取其势,近取其质”,那“势”即是所谓的冲击力,“质”即是线条的质量。这两者其实是相互依存的关系,缺一不可。我理解,只有一定笔墨功底之后,才需要在冲击力上作些考虑,但要符合自己的实际情况,要把新颖的形式加进来考虑。也就是说,好的形式,如果运用好的话,就能够与自己的笔墨相互融会,相映成趣,往往也是一种冲击力,这样才更容易吸引他人的眼球。当然有条件的话,还是要多看一些高水平的展览是非常有益处的,做到多看多悟,就会使自己有新的更多的想法。

对于创作而言,我不赞成盲目地急于进行,总觉得平常的读帖、临帖、读书无疑是收获,而创作则不见得是什么收获,或许是在浪费时间。每有闲暇,我必手持一册,多数时间在用心玩味,读帖喜欢反复的读,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大脑里储存了古人和今人的一些原始信息后,再通过细细推敲,其相同和不同之处自然就显现出来了,这样就可便于分析书家个案与隶书一系列书风整体之间共性与个性的辩证关系,从中获得启迪。在我眼里,创作是件神圣的事情,它是把精神注入形式,把未知注入已知,把无限注入有限,这就如同把整个海洋注入一滴水,把死的形式赋予活的生命,而活的、有生命的东西,是自然的、有机的。可我认为有机的东西,也许是传统的,但它又总是具有现代意义,所有的自然物,甚至一块石头,无一不是当代的,又无一不是亘古的。要使书法线条成为具有生命的艺术,必须使其在笔墨与空白之间产生内在的张力。通常人们以为张力存在于笔墨与笔墨、形式与形式之间,因此只注意笔墨与形式的摆布。其实不然,只有在笔墨与空白之间具有张力时,形式与形式之间才能产生张力感。而具备张力的作品,形与形相通相融,各个部分之和是一个活生生的整体;不具张力的作品,形与形相隔相离,各个部分之和还是一堆死板的部分。当然一个优秀的书家,应该是懂得并善于把握黑与白两极相遇时那种微妙关系的人,如果能够看到笔墨与空白相遇时的优美,就会发现一个非常奇妙的现象:空白与笔墨、空白与物相之间就如同阴与阳、有与无一样永远在不停地流动,笔墨创造着空白,空白也创造着笔墨,它们之间隐藏着内在的和谐。这种和谐不是静止的、死的东西,它是一种不断变化的现象,所以说,真正的书法艺术永远不会乏味,永远不会陈腐,因为它每时每刻都处在一种息息相通、生生不灭的状态之中。   

我写隶书,总觉得隶书作为从篆书转变过来的字体,不仅有其实用性和装饰性,更具强烈的艺术特征。所以我的隶书受汉碑影响甚多,喜欢笔势隽巧遒劲,布白峻严古雅,其结字不拘泥于古人,面貌开张周致,险夷互生;但绝非好古求奇,实乃精技近道所致。我在创作中,喜欢用笔方圆并施,波磔顿挫有力,起笔处蚕头不甚明显,收笔燕尾忽而灵动机巧,忽而含蓄笃实。这也许与我尤爱《石门颂》有关,近看庄严敦厚,分毫未雕,情意自然;远观冲夷静远,灭迹隐端,满目山林之气。说实话,我更喜欢那极富感染力的书法线条,沉着痛快,干湿得当,毫不滞枯,墨气苍润自然,这样的线条表现力,可以让欣赏者立时捕捉到作者那旷阔雄强之胸襟。其实书法主张“得意忘形”,而忘形,不同于变形,它既非有形,又非无形;它既是有形,又是无形。它包含了两者。忘形不是去排斥形,而是去关注本性。只有在见到了本性时,形才可能被忘掉。有形、无形都是对形的执着;忘形,才能不为形所累,才是对形的超越,可见,真正的艺术感觉是自我的心灵体验,并非脑筋的知解。多少年来,我是个惯于写书学随笔的人,在写感悟每遇到烦纷困扰,写不下去时,惟有提笔作起字来,仿佛得救了,总感觉多一种知识学问,就多一种经验阅历,书法便多一种营养、滋补,愈见其淳厚,愈见其精神,体会不尽。所以我说,书法是一种写心的艺术。书法创作看似容易,其实很难,说它“容易”,是因为只需拿起毛笔蘸点墨汁,在宣纸上书写即可,加上落款,再盖上印章,就算完成一件书法作品的创作了。但实际上书法创作远非如此简单,书法创作的最高目标是要做到“达其情性,形其哀乐”(孙过庭语),它涉及情、兴、意、象多方面的关系转换与协调问题,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达到这种高深境界的,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梳理清楚的。古代一些书法大家都很重视临摹,象米芾、董其昌、王铎等,王铎到晚年已经进入“人书俱老”之境,仍然坚持“一日临帖,一日创作”,这种“活到老,临到老”的现象在书法史上随处可见。

我认为,书法艺术应该是人们主体意识的充分表现,书法不过是一种手段,我们借用汉字的结构和笔墨纸砚,最终要落实在体现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上。无论我们学古人还是学现代,根本的东西是一样的,就是方法的问题,其中更多的是弄懂笔法是怎么写,或是分析古人的笔法是怎么写的,现代人的笔法又是怎么写的,所以归根到底,最后就是要追求我们自己的书法语言,技巧语言。然而,怎样去表现自己,用自己的书法语言、表现方法去阐释自己的书法观念、对书法的认识、对书法的理解,我想这是最重要的。一个书家从临帖过渡到创作,很多人都觉得难,我也有同感,这是一个转换过程,的确要费点脑筋。比如如何出作品的问题,就经常有人向我提问,我说我很少创作,或者说,很少是为了创作而创作,我是不分平时和战时的,平常积攒战时用。我的作品大多是在平常较长时间临帖之后完成的,待临帖至心手双畅的时候,将早就准备好的诗文拿出,按照预想的形式,信手抄之,一气呵成,碰上感觉对头的时候,笔下似有鬼神之助,能写出一批作品,也丝毫不觉得疲倦。相反,若为了创作而创作一件作品,成功率极低,往往难以令人十分满意。

说到底,书法重在研究,临帖练字是对书法运笔用墨技巧的把握,研究的过程是对书法灵魂与真谛的感悟。书法创作首先要求书家应有平淡、朴素、自然的心态,书法创作的最高境界是“天人合一”。也就是说书法所体现的线条是有生命的,是有灵感的,是人把情感通过腕指之力运作到笔端,体现到纸上的线条,是神经末梢的延续。感悟书法的真髓,是要按照古人的书写标准和书写规范,即在书法的法度上下功夫,提高书写技巧的功力。书法技巧训练的关键是训练手的灵性和控制笔锋的能力,训练手的灵活性是要提高手的敏感度,手对毛笔提按书写的感知度,感觉笔在运行中对纸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如果说,临帖是在“练功”,那么“创作”就是在表现功力、才情、学养与情怀。书法创作涉及到“写什么”与“怎样写”两方面的问题,“写什么”实际上涉及创作中的“借题发挥”问题,而“怎样写”就涉及创作中的“借体发挥”问题。因此,“借题发挥”与“借体发挥”是书法创作中的两个要点。临摹的意义在于能更好的“借体发挥”,而学养的积累则是书家创作中“借题发挥”的重要基础。很难想象一位胸无点墨,知识修养低下的人能够成为真正的书法家,充其量只能成为写字匠。因为他不懂得书法创作中如何去“借题发挥”,去“达其情性”,他只是在表现一种书写技能。所以,临帖对书法创作是十分重要的修炼方式,但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书法家,仅仅重视临帖还远远不够,必须加强多方面的修养,只有追摹传统,才能认识自己。无论历史,还是现代,书法家的心,能装得下乾坤日月,能装得下纷纭时代,但书法家的心永远是孤独和孤单的,它需要不断的学习,更需要宁静的沉思,在沉思中和古典对话,肯定能慰藉那颗孤单的心灵。

用宁静的沉思慰藉孤单的心灵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